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徐雯 > 酒有别肠正文

酒有别肠

作者:宁德市 来源:基隆市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21-05-15 10:47:15 评论数:
“酒有别肠”的意思,是你不能靠外貌来判定一个人酒量的大小。

  古人论酒量大小,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按照体积算。宋朝人窦苹在《酒谱》中说:“古之善饮者,多至石余,由唐以来,遂无其人。”这是唐朝人酒量突然变小了吗?显然不是,而是因为隋朝开始,改变了度量衡,隋朝的一石,比以前要大得多,所以再也没人敢吹自己能喝一石酒了。

  一石酒是多少呢?有人考证,汉朝的一升差不多等于现在的200毫升。所以一石酒约能折合现在的40斤酒。当然这不是指我们现在说的白酒,此前人们喝的是米酒之类。即便如此,喝这么多酒也够让人吃惊的。

  古人衡量能不能喝的另一个标准,就是喝酒的时间。晋朝时,东海王的幕僚胡毋辅之,就是个大酒鬼。有次他招了帮人,躲在家里大喝特喝。他的好朋友光逸来找他,门人不让进。光逸急了,脱了衣服钻狗洞,大叫胡毋辅之的名字。屋里人一听,马上把光逸请进来,继续通宵达旦畅饮。东晋初年,尚书左仆射周顗则刷新了纪录。据说他小时候每次就能喝一石,后来当了官,也是经常大醉酩酊,每个月只有三天是清醒的,所以落下一个外号,叫“三日仆射”。

  古人给喝酒立下很多规矩。《礼记》里就说,君子饮酒,三爵(杯)就行了,第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一杯喝下,脸色红润温和;第二杯喝下,可以侃侃而谈,说古论今;等喝了第三杯,就该“油油而退”,差不多得了。

  有些谦谦君子,在喝酒这件事情上很克制,古话叫做“温克”。比如说东晋的陶侃,他每次喝酒,喝到舒服就打住,绝不贪杯。他总对人说:“我年轻时喝酒出过事,所以现在一定要克制。”可惜,陶侃的克制力没能遗传下去,他的曾孙,就是名烁古今、尽人皆知的大酒鬼陶渊明。

  酒的诱惑力真是太大了,什么规矩,都很难制止。无酒不欢,好事与坏事都跟着酒来,酒的历史,其实也是悲欢史。
 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宫华明

广告

weixn